主页 > 潜孔钻头生产商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一届“轻松”的TGA它够精彩吗?

发布日期:2022-05-10 19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伴随着《双人成行》制作人约瑟夫·法尔斯(Josef Fares)熟悉的“F**k the Oscars!”发言,2021年游戏大奖(The Game Awards,TGA)各大奖项都有了归属。其中,最大赢家无疑是《双人成行》,不仅有惊无险地拿下年度游戏,还收获了最佳家庭游戏、最佳多人游戏奖项;获得9项提名的《死亡循环》得到了最佳游戏指导、最佳艺术指导两个奖项;《密特罗德:生存恐惧》虽与年度游戏失之交臂,但在“最佳动作冒险游戏”这一项上,它无疑是实至名归。

  整体来说,这届TGA给我的感觉是平和、轻松。在论坛和社交平台上,大多数玩家群体的反应是,要么因为喜欢的游戏播了新片而高兴一阵,要么等到直播结束也没看到预想中的播片,继而吐槽。对于哪个奖项颁给了哪款游戏、这款游戏符不符合预期等等话题,虽然也有争议,但大家的情绪普遍比较稳定,鲜有去年《最后生还者:第二部》获奖时那样流量爆炸、帽子乱飞的盛况——当然,《最后生还者:第二部》那种流量是用自身的巨大争议作为代价换来的,在主办方和玩家心目中算不算“有效流量”,还不好说。

  也许很多玩家都无法斩钉截铁地说出“很精彩”这几个字来,残酷的是,对于TGA这样的大型商业活动来说,玩家的犹豫在某种程度上就坐实了今年“并不是很精彩”的评价。但很明显,TGA内容多寡、是否精彩,主要取决于它背后的游戏公司们。近两年,受疫情和其他相关因素影响,玩家心目中的重量级大作延迟、跳票居多。少了大作,TGA自然显得缺乏亮点,容易给玩家留下“差不多得了”的印象。

  发自内心地说,我很不愿意看到未来玩家在讨论2021年TGA时广泛使用“小年”来开头,但本届TGA在种种方面又确实让人有种“前年你们说是小年,去年你们说是小年,今年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小年”的感觉。尽管玩家都知道这种状况是受到了一些人力无法抗拒之因素的影响,但具体到某一个或某几个奖项来说,“小年”这个称呼往往让获奖游戏和提名但没获奖的游戏玩家都不太高兴:获奖的,前面总有个头衔限制;没获奖的,连小年都拿不到奖,放到别处岂不是更没机会?

  不过,从乐观一些的角度看,所谓的小年也并非全无优点。至少,它给了一些在创意上颇有亮点,但整体实力不如“大厂”的中小开发团队机会,这也许会进一步改变TGA未来的奖项评判原则。事实上,此前TGA在不少奖项上的双重乃至多重标准长期受到玩家诟病。拿年度游戏来说,TGA曾经不止一次表达过“倾向于颁给更愿意突破自身、对游戏行业有所贡献的作品”,这个说法本身没有什么问题,从2016年的《守望先锋》、2018年的新《战神》来看,似乎也得到了印证,然而2020年《最后生还者:第二部》能在巨大的争议中获奖,靠的是技术硬实力和完成度——哪怕再不喜欢剧情的玩家,也必须承认它在动作流畅度、演出视角乃至抛绳索的运动轨迹方面无一不闪烁着技术的光辉。不过,它能获奖,技术的优秀显然超过了其他的因素,否则,就算不提《集合啦!动物森友会》,《毁灭战士:永恒》又有哪里不好呢?

  到了今年,《双人成行》获得年度游戏,或许也可以让开发商和玩家共同思考其中——包括制作人约瑟夫·法尔斯——提出的一系列问题:玩法丰富和体量庞大是不可分割的吗?什么是真正的开放世界?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开放世界游戏吗?

  在TGA奖项中,《双人成行》还有些有趣的细节。比如说,它一共获得了6项提名,拿到了其中3项,除了最具重量的“年度游戏”之外,还有“最佳多人游戏”和“最佳家庭游戏”。

  必须两个人同时游玩的《双人成行》拿到“最佳多人游戏”,多少有种卡在人数要求下限低空掠过的感觉,虽然看质量它没有什么可指摘之处。相比之下,“最佳家庭游戏”更加难能可贵——《双人成行》是TGA历史上第一款同时获得“最佳家庭游戏”和“年度游戏”的作品,稍微拔高点儿说,这也算是第一次有游戏突破了对“家庭游戏”的隐性歧视——强如《超级马力欧:奥德赛》都无法在获得“最佳家庭游戏”之后继续拿下年度游戏,是家庭游戏的问题还是年度游戏的问题?当然,《超级马力欧:奥德赛》落选年度游戏毫无疑问与2017年任天堂“内战”有关,输给《塞尔达传说:旷野之息》也不是不合理,但人们之前是不是也对“家庭游戏”看得有些轻了呢?

  同样道理,如果家庭游戏有竞争年度游戏的实力,独立游戏有没有?对于那些独立游戏,或是拥有独立气质的游戏来说,有,但很难。在3A大作扎堆的年份,《蔚蓝》就只能“陪跑”,不少人也把类似状况视为理所当然。今年,《双人成行》开了个好头,希望它能让一些特立独行的游戏建立起更多自信,去抓住机会。

  比起颁奖,许多玩家更关心的也许是播片。毕竟过去的已经过去了,在游戏数量泛滥的当下,即使是核心玩家也未必会按照TGA的奖项名单把没玩过的游戏全部补完,但播片不一样,能提前看到对胃口的游戏,哪怕知道是画饼,也要先吃了再说。

  从播片角度来说,本届TGA显然很难让玩家满意。直播开始前,TGA创始人、主持人Geoff Keighley通过许多渠道预告说,颁奖典礼过程中将会有“四五个和《艾尔登法环》实机视频同等量级的新闻”出现。但看过直播之后玩家发现,除了《艾尔登法环》本身之外,并没有什么同等量级的东西。这也让许多从颁奖典礼前就“我信你个鬼”的玩家们金句辈出。

  像这样雷声大雨点小,乃至光打雷不下雨的宣传大话,Geoff Keighley也不是一次两次说了。当然,不论他怎么想,他都必须这么说。作为商业活动的TGA天生需要流量,哪怕宣传不那么对版,也得先把玩家的目光吸引过来再说。

  除了疫情等因素之外,像TGA、E3一类的综合性展会活动上播片减少,或者不够重量级,或许也和各游戏公司、发行商们更重视独立发布会、直面会有些关系。大型活动玩家关注度高归高,但参与者也多,主办方还得想方设法多拉些重量级厂商入伙,这样一来,哪怕是大作,只要不能像“旷野之息”或“老头环”那样万众瞩目,也很容易淹没在海量播片之中。偶有真正的“神仙打架”场合,玩家在兴奋之余也往往会产生一些类似于“整首曲子都用最强音演奏,听完之后反而难以分辨哪里是重点”的疲惫感。相比之下,由一家厂商或一个发行平台主导的直面会更容易规划主次,玩家们也更好判断一个游戏所处的大概位置。

  当然,TGA上总还会有一些游戏让人注意到。对于我来说,《地狱之刃2》《心灵杀手2》《野狗子》和《Tchia》都颇值得期待。这也是人们仍需要TGA这种海量播片场合的原因之一——暂时离开同温层,看看其他类型的游戏并且产生兴趣,也是一种快乐。

  假如你没来得及看直播,或是想要简明扼要地了解本届TGA获奖情况,也可以看看我们整理的这份奖项清单(黑体字为获奖者)。

  Maggie Robertson(在《生化危机8:村庄》中饰演蒂米特雷斯库夫人)